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师母的诱惑

师母的诱惑

时间:2018-06-12 我叫方杰,大学毕业我通过关係进入了一家国有银行的支行上班,带我的是
当时的营业部主任何友谊,我都叫他何老师。
    何老师带人亲近,刚开始教会了我很多银行知识还有许多做人的道理。不过
可能也因为我家底厚实,父母亲的社会关係也比较好,所以我的存款任务和一些
银行业务通常都不愁不会完成,我们支行营业部也因此连夺两年标兵支行。
  三年后,由于一些股份制银行开始进驻,银行很多人都跳槽,很大的人事变
动,让我们都得到了不错的机会,何老师一下就连跳2级升职为支行长,而我也
在27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营业部主任。
    一年后,我跳槽到某股份制银行营业部当主任。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差
别就是国有银行稳定,但是股份银行钱多,而且升职快。而何老师已经54岁了,
基本都是内退的年龄了,所以他也不求再上进,安心等待退休。
  何老师的夫人王安怡今年45岁,我刚认识她那年她才40出头,她原本也
是银行的,何老师当上支行长后她就跳槽出去跟人合伙开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
收入比起在银行高出了许多倍,不到一年时间就开上了宝马,又买了一套楼中楼
公寓。
  他们还有个女儿何琴琴,今年22岁,已经到了快大学毕业的年龄了。
  我都叫何老师的夫人叫师母,她对我也很好,常让我去家里吃饭,然后讲她
们的感情史。
    当初何老师上完大学后分配到银行里,已经快30岁了,而师母是补她父亲
的名额进去的,所以比较年轻。何老师当年也是帅小伙一个,师母当年也是行里
的一朵花,追的人很多,当初看中的就是何老师的年轻有为,毕竟当时的大学生
比较少。
    我当初认识师母的时候,她还在银行工作,穿衣打扮还是比较端庄的,但是
近两年比较发达了,开始注重打扮了。本来在银行上班就比较轻鬆,特别是她们
后勤人员,再加上平时有注重保养,师母皮肤还算不错,身材也没有大的发福。
当然没有像一些人说的看上去就20几岁那么夸张,毕竟岁月还是在她脸上多少
留下痕迹。
  那是我跳槽后一年的一个下午,师母打电话给我约我去一家茶馆喝茶,我如
约而至。
  刚开始稍微寒暄几句个人的情况,然后就步入正题了。
  师母:「小方啊,我平时也没什么事求你,今天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今天来
找你是两件事。」
    我:「师母您说,我儘量能帮就帮」
    师母:「第一是琴琴快要毕业了,你老师那个人又比较死脑筋,不爱去求人,
所以我就出马了。你看……」
  我知道师母是想让我帮琴琴找个工作,而师傅现在要内退了,虽然安排个工
作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在国有银行,琴琴只能坐穿柜檯。
  我:「师母这你放心,琴琴我一直当她是我妹妹,我这边会儘量安排一下!」
  我想起刚好我现在部门缺一个助理,因为只是工资和奖金都比较少,比较少
人愿意去。而琴琴家现在也不缺钱,何况以后还可以再调整。
  师母:「那就太好了,那这件事你就上心一下。还有一件事你能办就办,不
能办我也不怪你。」
    我想第二件事或许比起琴琴工作更重要吧!
  师母继续说:「你也知道国有银行的信贷规模有限,现在你师傅那边要挤一
点给我都比较困难,所以我想到了你。」
    我:「这样啊,我这边倒是有一点规模,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小银行手
续比较複杂,你回头让人把资料送过来,我让底下人去办,当然成不成要看行里
了。」
    我不敢答应,虽然我知道有抵押有担保的基本上95%能批,何况小额的,
但是我还是要卖个关子。
  师母:「好好好!我晚上回去立马让人去办!」
    师母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袋信封,我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样子应该有2-3
万。
  我:「师母你这不是为难我嘛!咱两什么关係,你这样我可就不答应了!」
  我是个比较重感情的人,平时老师和师母对我都很好,在工作和生活上都给
了我很多帮助,还帮我安排相亲之类,何况我只是用了一点工作之便。我也知道
师母的意思是想长期合作。我们推託了几下,师母不好意思的将钱又收了回去。
然后我们又聊了一下家常就各自回家了。
  后来,琴琴就当上了我的助理,而师母的公司也成了我的战略合作公司,我
也因此陪她出去应酬了很多次。
    有一次她喝得很醉,我送她回去,扶她上楼的时候,我闻到了她身上那种原
始的韵味,下面竟然硬了。于是我趁机摸了一下她的胸部,那时的想法很想把她
拉去楼梯间狠狠的干一番,但是碍于身份,而且电梯里也有监控。
    那次回到家后,我就一直在琢磨,我从不知道自己喜欢熟女,之前虽然女朋
友有过,也去找过小姐但是和熟女的感觉不一样,那种韵味是一闻就会硬,一想
到就会兴奋的感觉,那天我幻想着师母的裸体,自己撸了一把。
  一个月后,一个客户请我们去一个度假村玩,结果何老师要去省里开会没办
法一起去,就我和师母两人开车去了。那是一家温泉度假村,有吃有住有得玩。
  那天下午到我们便换上泳装去泡温泉。师母穿上泳装比较保守,但是那对D
奶也是呼之欲出,我一直无法控制的去看。好几次都感觉差点被发现。
    洗完温泉,客户就在酒店的餐厅里请我们吃饭,那天虽然都是山珍海味,但
并没有几口下肚的,一开始就是你敬我我敬你的,何时喝短片的我也不知道。
    隔天醒来,就穿着一条内裤在床上,而我的其他衣服都不见了。伴着头痛,
我艰难的起床了,一看手錶已经10点多了,此时头脑一片茫然。
    我感到尿急,就直接开浴室门进去了,一进去我就傻了,里面有一个人,更
确切的说是一具裸体在浴缸里泡着。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师母。我看清了她雪白
的皮肤,傲人的双峰,还有那一片黑色的森林,我下面一下就硬了。
  师母看着我也有点吓到,赶忙说:「你醒啦,等我一下!」
    我退了出去,师母一会围着浴巾出来了!师母说:「你先去洗一下吧!昨天
吐得全身都是,衣服拿去洗了。」
    我「哦」了一声就躲进去了。因为下面太硬,我根本就尿不出来,挣扎了一
会,我并开着凉水拼命的沖澡,但是还是沖不掉脑海里师母的裸体。于是并站着
慢慢的将内急解决了。
  出浴室时,因为没有衣服,我只能穿着内裤,围一条浴巾出来了。
    而此时师母还是围着浴巾,坐在床上磨脚趾甲,那五个晶莹剔透的脚趾头,
让我刚稍微安宁的心又躁动起来了。
    我往上看是雪白的大腿,虽然不算是美腿,毕竟她才160不到的身高,但
是肤质仍然不输给年轻人,我又稍微往上瞟了一下,发现浴巾下的阴户若隐若现,
原来师母连内裤都没有穿。
  师母看了我一下,示意我过去坐,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虽然有沐浴露的味
道,但是还是盖不住她那成熟度的韵味,我感觉我的下面已经硬得不能再硬了,
要突破束缚沖上云霄的感觉。
  「你昨天啊怎么喝得那么多,都不会推辞的,结果吐了我们两个全身都是,
我只好也跟你住一起了,怕你没得照应……」
    师母边修脚边唸着,我丝毫听不进,而是偷偷的看她的胸部。
  「你喜欢我吗?」突然师母说了一句。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我知道你喜欢我!」师母看我没说话又说,「洗温泉的时候就一直偷看我,
还有那天送我回家,还偷偷的摸我有没有!」
    「我!」我被问住,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师母一下将我扑倒在床上,「没关係,我也喜欢你!」
    她一下吻住了我,我先愣了一下,然后就拼命的回应她,两个人的舌头纠结
在一起,就好像要把对方吃掉一样。
  吻了好一会,有点透不过气了,师母媚媚的说道:「我一直在等你主动,你
怎么跟木头一样!」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确实有色心无色胆。师母说完,又继续吻住我。
  我们的手也没有閑着,因为都穿得清凉,三两下就把对方剥得精光。我反客
为主,将师母压在下面,一手枕在她头下,一手抚摸着她的身体,嘴还是没有分
开过。
    而师母的手则握着我的肉棒,轻轻的安抚起来。我先是抚摸着她的豪乳,一
只手根本握不住,接下来我手又来到了阴道口,轻轻抚着,已经感觉到师母阴道
的水在流淌了。
    我一个手指轻轻的往里插,师母就已经喘得不行了,接下去两个手指,她就
开始叫了,换三个手指的时候,她就嗷嗷叫起来,「给我!快!」
  我此时也憋得不行了,听到指令,立马提枪上马。
    我一下就见底,师母似乎没有想到,双脚脚趾紧握起来抽搐了一下,我见状
停了一下,见平缓下来了,才开始慢慢的动起来,师母抬着屁股迎合着。
  「哦,快,再给我多一点,哦,哦……」
    师母轻轻的叫起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不知道平时端庄的师母竟然有如
此的一面。而我之前经历过的女人,除了那些小姐会假假的叫几声,之前的女朋
友根本就不会叫,甚至怀疑是性冷淡。
  师母脚夹在我的腰上,身子悬空了起来,嘴起来找我的嘴巴,我边吻着,边
坐下来,让师母坐在我上面,师母边吻着边动,这个姿势让我有点受不了肉棒觉
得有点难受,我慢慢的躺下去,师母嘴巴也不愿意放,跟着我下去。
    我们就这么抱在一起吻了一会,师母开始又动了起来。动了一会,师母直接
坐了起来,我们双手握着,就这样女上男下的做着,直到我射了。
  完事后我们抱在一起,「对不起师母,没让你高潮。」
    「傻瓜,女人做爱最重要的不是有没有高潮,而是是不是和自己的爱的人做,
何况刚刚你插进去那时我已经高潮了一次。」
    我想那次应该是假高潮,也就是说内心的刺激度激发了身体内的小微痉挛。
  「那我就是你爱的人了?」我问。
    「是啊!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只是刚开始喜欢是对于长辈对晚辈的喜欢,
后来慢慢的感觉变了,特别是最近的相处,感觉你很体贴,很温柔。」师母笑着
说着。
  「我也爱你,只是感觉对不起何老师。」我内疚着说。
  「别说他了,我们都10年没有性生活了,有时特别想,让他吃药,他又说
吃那种药不好,人生能活几年啊,他不喝酒,不好女人,都不知道他活着为了什
么。」
  师母抱怨道。
  「但是他对你们母女还算好。」我维护着。
  「这倒是不错,不过有一好就没有两好的,现在有你了,什么都好了。」
    说着师母又开始索吻了,吻着我的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摸索了,然后两只炽热
的身体又兴奋起来了。
    虽然刚射精,但是没有感觉到我的棒棒要歇息的节奏。我準备要插入的时候,
师母突然制止了,她指向浴室。我便将她抱起,放到浴室里浴缸中,然后我们边
洗澡边调情。师母用蓬莲头稍微各自沖了一下后,两个湿漉漉的人就跑到床上去
滚床单了。
  这次师母主动起来,从耳朵到脖子,再到乳头,最后她在棒棒前面犹豫了一
下,但最后还是含下去了。
    在浴室的时候,她专心帮我洗下面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她要尝试一下口交。
师母这个动作让我动容,我将她转了起来,然后两个人成69的姿势,互相口交。
这还是我第一次为女人口交。师母下面没有很黑,因为刚刚清理过,也没有什么
味道。我先用舌头轻舔着,然后又用牙齿轻轻咬着阴蒂。
  师母一边口交一边呻吟着。这样可能有5分钟的时候,师母突然坐了起来,
然后转过身,扶着我的肉棒坐了下去,然后趴在我身上,对我说,快点,我快要
到了。
  我和师母两个人一起动了起来,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
  随着下半身数次碰撞,两个人都到达了顶峰。师母趴在我身上喘气,从脸上
看出了她很满足的表情。
  12点洗的衣服送到了,我们两又一起洗了个鸳鸯浴,在浴池里各种调情,
要不是因为已经连续射了两次师母不让我在做了,不然我又欲罢不能了。
    洗完澡我们又边说话边调情了一下,才依依不捨的穿上衣服下楼吃饭。吃完
饭就直接开车回家了。在路上,路过比较无人的地方,我俩停下车,忘情接吻抚
摸。就像一对热恋的恋人,已经忘了各自的身份了。
  那天过后,我和师母进入蜜月期,刚开始,我们还只是利用週末时间,开车
到相邻的城市,在酒店里缠绵。
    后来越发不可收拾了,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了她,确切的说,是在其他女人身
上我找不到与师母做爱的激情。或许真的像我们看电影《女人不坏》里面的所说
的那种「费诺蒙」,师母身上都有一种天生的让我孜孜不倦的魅力。
    发展到后来我们甚至每天都要见面调情,除了她来大姨妈,也是几乎见面就
要做爱,就在我的公寓里,师母每天下班后都主动到公寓里煮饭等我下班,然后
吃完饭就开始缠绵,直到11点过后她才依依不捨的回家。
    虽然师傅偶尔会有意见,但是师母工作收入高,假装说是应酬完全有理由,
再者他们分房睡已多年,早早睡的师傅根本不会发现师母在外面如何。
  我们在一起后3个月,我们总行要求到上海培训1个星期,愁死我们两了。
  临别前是星期六师母就没回家,在我家里跟我做了三次,为了尽兴,我还特
意抹了神油,每一次都能达到1个小时,做得酣畅淋漓。
    到了上海后我更是跟吸毒一样,对她日思夜想的。最后忍不住到风月场所去
寻求暂时解渴,但是到找不到成熟一点的,最后将就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
因为习惯了师母高度缠绵势的性爱,我在小姐身上根本找不到那种激情,最后草
草了事。
  星期六我回家,结果又碰见师母大姨妈,最后只能和她调调情。而她也不帮
我打飞机,她认为那样会伤身,我也基本控制着如果不能做爱,就忍住,不自己
解决。而据我了解别的女人大姨妈基本要5-7天,而师母的大姨妈3天就走乾
净了,这个也是她多年的经验。
  星期一我早会开完,和琴琴从会议室走出来,发现师母已在我办公室静候了。
  此时我下面马上就有反应了,我召集部门的人员,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一周的
工作计画,并特意交单琴琴,要多问多学,不要一直呆在银行里,多出去跑跑客
户。
  开完会我虽然忍不住了,但是还是和师母寒暄了几句,我办公室和外面办公
区中间还隔着泡茶间,但是也不好马上动情。刚开始还是谈贷款的事,我让我下
面的一个客户经理进来和师母对接贷款的事,并让他马上去现场进行核保,顺便
带上琴琴。
  他们走后,我并把办公室门锁着,然后两张不安分的嘴又贴在一起了。今天
师母穿的是套裙,我边将裙子撩起来,然后问他,走了吗?她点头示意了一下。
  然后又亲上了。我们边接吻边往里走,师母一下把我推坐在大班椅上。
  「想了吗?」师母又媚媚的笑。
  「想,想好久了。」我回答。
  「让你解解渴。」她边说着,边把内裤脱了,然后谨慎的放在抽屉里。
  「愣着干啥,还不脱了!」
    我解开皮带,释放出早于按捺不住的肉棒,师母趴在办公桌前屁股对着我,
我上去一下就插入,而师母下面早于氾滥成灾了。
    师母一手搀着桌子,一手捂着嘴巴,怕叫出声来,而我就在后面奋力的插着。
就这样过了5分钟,我手机响了,我接起来,是公司部的老总。
  「你在哪,怎么没在办公室!」他问。
  「我昨天喝醉了,有点累,稍微眯一下。」
    我下面仍插着师母,而她正转头看着我。
  「我刚从王行长那下来,现在轮到你上去了。」
    「好的,我整理一下。」
    说完挂掉电话。然后又狠狠的插了20几下,没感觉要射精的意思,并停了
下来。
  「看来做不成了,领导找我谈话。」我说。
  师母先是坐在椅子上喘着气,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拿回她的内裤穿上。
  「去吧!工作要紧!今天我也是太冲动了,以后还是不要在办公室里做,心
惊胆战的!」师母说。
  「这样才刺激!」说着我过去和她接吻。
  「想刺激,下次去我办公室。」师母说。然后我便上楼找行长了。
  我下来时师母已经走了,毕竟是银行,人多嘴杂,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
被发现了,别人怎么看我,又怎么看琴琴。后来我收到师母的短信,说在我家等
我,我看一下时间也差不多时间下班了,于是并兴沖沖直奔家里,到家后不由分
说的脱光衣服,先做一次再说。
  后来我们还真的在师母的办公室坐了一次,但是因为她办公室平时就比较隐
秘,并无太大的刺激感,反而因为空间小,做起来更是畏手畏脚的。
  我和师母的关係一直保持着,目前我已过30,家里对我婚姻大事也是颇为
着急,就连师母也担心起来,毕竟她知道她不可能和我结婚生子,不能携伴到老,
但也不能为我繁衍子孙。我自己倒无所谓,虽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是男人
结婚很大方面是为了解决性欲需求,目前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