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在深圳 第十五章

人在深圳 第十五章

时间:2018-06-13 十二点多了,已经过去了一个钟头,黄依玲尚未回来。我想她可能不回来了。
  我上了二楼,黄静不在。不过在她的房间里,床上随意摆放着她刚才身上穿的白衬衣和牛仔裤,我猜她到了三楼的浴室,三楼的浴室宽敞些,黄静说她很喜欢三楼的浴室。
  上了三楼,我直奔浴室。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一幅美女出浴的旖逦图立显脑海,刚才被扑灭的慾火又开始熊熊熊燃烧了。
  我在门口除去身上的衣物,用手撸撸业已发涨的小弟,扭开房门,我赤条条走了进去。
  浴室里雾气濛濛,黄静泡在浴池里,闭合双眼,安逸地享受着温水按摩的乐趣。圆润的脸庞,半截酥胸露出水面,双峰上两点殷红被温水泡得更加艳丽,波动的水里,两条玉腿之间的萋萋黑髮,随波逐流无序地摆动。
  在黄静的对面,我轻手轻脚跨进浴池里,缓慢地沉浸在水中,极其舒适地欣赏起眼前这幅美女沐浴图。黄静并没有察觉我的行动,长长的睫毛盖住双眼,依然沉浸在她自己的想像中。只见她一会眉头紧锁,似有不解心事;一会眉飞色舞,乐在其中;后来令我惊讶的是,她竟然露出淫蕩的表情,双手轻巧地抚摸起胸前坚挺的双峰,似是沉浸在某人温柔的爱抚中。
  她想像中的人是谁?我?还是瀋阳?抑或是哪个她暗中倾心的人?想到这,我不禁浮起一股怒火。怒归怒,眼前这具美妙无比的水嫩娇躯,虽然我几乎夜夜探访、辛劳耕耘,但她这副诱人的模样,激发了我满腔的慾火,小弟立马昂首以待。我缓缓地挪动身子,向黄静渐渐靠近。到了她身前,我伸出双手,抓住她紧靠的双脚向两边分开,黄静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看是我,又羞怯的合上双眼,放心的任我所为。
  我朝前移动身体,阳具碰到了她的蜜处,我探手往下,握住坚硬的阳具,对準黄静的小穴,缓慢的插了进去。在温水泡久了,进去后却没感到有多火热,只是有点滑腻。黄静忍不住轻启樱口,喉底微微发出「嗯」的声音。
  我缓慢有序的轻轻抽送,不一会,黄静渐渐投入了,轻柔的摆臀相迎。
  同是女人,有性经验跟缺乏经验就是不同,有经验的女人,在做爱时她懂得怎么做能够使得自己更快乐,也能让身上的男人更快乐;而缺乏经验的女人,在这方面就大大逊色了。
  我喜欢有经验的女人。
  下体在黄静的小穴进进出出,我让她看看,黄静睁开眼睛,看看我,又低头看看下面,粉红的脸更加艳丽,羞涩的抬手拧我,啐骂:「坏死了!」
  没有了以往的狂风暴雨,我俩轻抽慢送,蕩漾在和风细雨中,别有风味!
  我问她:「刚才在想什么?」
  黄静粉脸红到耳根,道:「我在想明天要怎么跟姐姐说才好?」
  我不依她的回答,继续问:「还有呢?」黄静不好意思了,垂头看着水波动荡,羞得不敢说话。我把小弟深深扎进她的穴里,轻声问:「是不是还想到这样子?」
  黄静更加羞怯地垂头不语。
  我将小弟缓缓的退出来,又温柔地往她的穴里挤,口里说:「那晚我们看了姐姐,今天被她看回去,不就扯平了?」
  黄静怯声说:「可是姐姐不知道啊。」
  一想到中秋晚上黄依玲、柳倩倩等人淫乱的诱人场面,我开始激动了,小弟在水下也加快了进出速度。
  我再问黄静:「你知道他们那晚在玩什么吗?」黄静轻微点点头,我问:「你觉得好不好?」
  黄静声细如蚊叫:「我不知道!」隔一会,她又说:「男的都不认识,多羞人啊!」
  我贴近她耳边说:「我们到床上去吧……我要操死你……」黄静只是羞涩地微微点头。于是我拉她站起来,简单的擦拭几下,横抱起她走向外间。
  外间跟黄依玲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就是上回许晴和谢强欢爱的地方。我说不清楚为什么把黄静抱到这里,但在心里,我倒是期待黄依玲已经回来了,能像上次偷看许晴一样看我干着黄静。情不自禁的,我开始觉得黄依玲已经在玻璃墙后面看着我们了。
  房间里温暖如春。我把黄静放到床上,让她脸朝下趴着,分开她圆滑的两片屁股,小而紧的菊门赫然在目,暗红色的两瓣阴唇底端,是一个鲜艳夺目的销魂入口,我把坚硬的怒龙在外上下摩蹭,不一会销魂入口就成了沼泽地,我知道时候已到,不客气地长驱直入,横冲直撞。
  很奇怪的,我总觉得黄依玲已经在对面看着我们了。
  黄静「嗯嗯呀呀」的高叫,毫无顾忌。我被她的叫声刺激得更加情绪高涨,落力的直进直出,棒棒虎虎生风。要是黄依玲回来了,看着我和她妹妹这么激情的一幕,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黄静逐渐迷离了,小穴收缩的力度越来越大,口里不断叫着:「啊,啊……舒服……呀,美死我了……操死我!……」
  我心里突又想到了瀋阳,挑逗她:「那再找个男人操你,好不好?」
  黄静想也没想,口里就说:「好啊,找多个男人操死我,啊,操死我……」
  话音落下不久,黄静就坚持不住了,身子绷得紧紧的,小穴用力地夹紧我,阴道里传来阵阵的收缩,如波浪般带给我一波一波的酥麻;在黄静泻身过后,我也立刻感到难以坚持了,尽全力再狠抽插了二三十下,腰部一阵酸麻,抓紧黄静的胯部,一插到底,千军万马奔腾而出。
  我趴倒在黄静身上,尚未疲软的阳具依然插在她体内。稍微平息些,我问她:「还要不要找多个男人来干你?」黄静羞得把脸埋进枕头。
  隐隐约约间,我总觉得黄依玲在偷看着我俩。
  第二天早上,当我赶到机场时,李佳丽已经在等我了。她一身白色套装,浅施粉黛,显得大方而又靓丽。飞机上,李佳丽亲密地依偎着我,在别人看来,我们就是一对新婚外出度蜜月的夫妻。开始时我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心里总觉得不自在,后来想会怎样就由它怎样了。于是心里也坦然了。
  海南真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好地方,一下飞机,我立刻就感受到了。
  下榻的地方在三亚「明珠海景酒店」,李佳丽对这里挺熟悉,我在旁边的籐椅上坐没一会,她就把入住手续都办好了。一个男服务员过来,拎起李佳丽的大皮箱和我的旅行箱,送我们到了六楼的一间海景豪华套间。
  房间装修得还不错,让人有温馨之感。一个会客厅,后边是阳台,可以望尽大海,左边是浴室并洗手间,右面是两间豪华套房,显眼的是房间中的大床,两米宽度,比我宿舍的大多了。我一下就舒适地躺倒在床上。
  服务员把箱子摆放好礼貌地离开。李佳丽一锁好门,冲到房里,张开双臂,兴奋地扑到我身上,口里叫道:「这回你跑不掉了。」
  我有些愕然,忙说:「佳丽,这不好。」
  李佳丽停住看着我,突然说:「这最好!」不容我多想,她一下就紧紧的吻住我的嘴,我想说什么也说不出了。
  身上温香软玉在抱,鼻有淡雅体香入脑,口里琼浆玉液交流,此时的我,早已在缠绵之中意乱情迷,心里仅有的一点不能对不起黄建设的念头也被情慾烧得烟消云散,剩余的就只有原始的慾望了。
  抛开了心中的顾忌,我的动作变得狂野了许多,双手狠狠地按住李佳丽的臀部,屁股用力向上顶,况且压在我身上不停扭动的娇躯,曾经与我肉帛相见;虽然上次是酒后乱性,但我不得不承认,表面上我拒绝回味,其实那一次的激情让我在内心深处对下一次碰撞充满着期望;再想到她是已是别人的女友,我感到兴奋异常!
  我俩搂成一团,在床上翻滚着、狂吻着,衣服在狂野中已褪得乾乾净净,怀中玉人皮肤细腻,双乳挺拔,腰细臀宽,配上娇媚的瓜子脸,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儿。李佳丽趴在我身上,满面潮红,下体湿得厉害,伸手往下,抓住我火热的棒棒,一下就塞到她滑腻温热的阴道里。
  我承认我不是好人,既然如此了,不吃白不吃,但在这时候我绝对是个男人,看她如此淫蕩的样子,我不狠狠地征服她,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李佳丽似也在跟我斗劲,媚眼如丝,压腰抬臀,暖和的小穴把我的阳具吃进吐出,想快速地让它俯首称臣。
  我们都不说话,斗志昂扬地互比高低,我用力向上顶,她狠狠地往下套弄,一时间,只听得肉体「啪啪」的撞击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原始的情慾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
  「爸爸,有电话了,爸爸,有电话了……」不识趣的电话响了,惊醒正拚杀得难分难解的我们,动作在一瞬间定格了,李佳丽坐我身上,用力地夹夹我尚插入她体内的阳具,有些恼怒地说:「不理它!」
  没想到话刚落下,「铃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却是她的手机响了。我朝李佳丽做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她也顿觉好笑,忍不住嫣然一笑,又再用力夹紧我的小弟,才不情愿的起身去接听电话。
  我挺着还沾染李佳丽的淫液的阳具,跑出外间从公文包里拿出手机,原来是黄静打来的。
  「乐哥,你到了没有啊?」黄静有点着急地问。
  「到了,刚到,还在摆放行李呢。」我撒谎。
  黄静又问候了几句,说些想我的话,我也柔情以对,甜言蜜语灌得她心花怒放,想想我也真无耻,刚才阳具还插在李佳丽的阴道里,现在却对着另一个女孩在说着甜言蜜语。
  我是越来越堕落了!
  黄静叮嘱我要注意身体后挂了电话,我走进房间,李佳丽已在穿衣了,侧头一看我,有些羞涩,说:「穿上衣服,我们该吃饭去了。」我才发觉时间已是中午一点多快两点了。
  我拿纸擦拭乾净,穿衣服时想到一个问题,问李佳丽:「对了,你住哪间房?」
  李佳丽说:「我也住这里啊。」
  我指指隔间说:「那间?」
  李佳丽红晕未退,摇摇头说:「那间还有别人住。」
  我不解,她继续说:「我和你就住这一间。」
  我吓了一跳,急忙问:「这行吗?不好吧。」
  李佳丽美目斜盼,说:「不好吗?看你个胆小鬼,公司每年进出的人那么多,再说其他人都是别的省的,谁认得谁呀?这可是休假,准许带伴侣的,公司负责费用。」
  我有点不明白,问:「那隔间谁来住?」
  李佳丽耸耸肩,说:「谁知道,不过肯定跟咱们一样。」
  我还是有点担心:「碰到警察查房呢?」
  李佳丽白了我一眼,说:「你以为警察整天闲着吶?」听罢,我无来由地摇摇头,到浴室洗把脸去。
  当我跟李佳丽梳洗完毕,走出套间大门时,对面的房门也开了,一个端庄却不失妩媚的女人出现在眼前,她和李佳丽一打照面,两人都是一愣,随即高兴的互叫声「佳丽」、「苏萍」便拥抱在一起。
  苏萍后面走出两男一女,男的都有三十四五了,女的跟苏萍差不多,很俊秀,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两只春水盈眶的大眼睛,让人过目难忘。通过苏萍的介绍,我知道稍稍发福矮胖的男人是苏萍的老公,叫谭海风;另外一对夫妻妻子叫章婉华,高子结实的丈夫叫吴东。
  李佳丽热情的向他们介绍我,说我是她的男朋友。苏萍似笑非笑暧昧的看着我,看得我有点心虚,而章婉华两道热切的目光,让我很不自在。不经意间,我也发觉谭海风和吴东看李佳丽的眼光有点异样,但我不以为然,甚至还有些骄傲,毕竟李佳丽是个标準大美女,又比他们的妻子年轻许多。
  在这世上,年轻漂亮的女人永远是男人心中的嚮往!
  大伙相约一块下去用餐,席间相谈甚欢,通过李佳丽断断续续的介绍,得知苏萍是北京办事处的市场销售主管;章婉华是湖南长沙办事处的,经理助理,过去的一年都是颇有业绩的。李佳丽跟苏萍是在半年前上一次休假认识的,极为投缘,几乎成了好姐妹了。
  用过中餐,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大家到海边闲逛,沐浴在和煦的海风中,我才记起要打个电话给张樱,电话接通后,张樱听说我到了海南,嘻嘻笑个不停,说:「我回到家啦,你以为不用工作啊,我还靠这点钱养活自己呢!」
  我逗她:「算了吧,把工作辞了,我养你怎么样?」
  张樱说:「你说的啊,将来我下岗就赖定你了。哦,不说我还真想辞了呢,晓君让我到她公司干,你看怎么样?」
  我考虑一会,说:「不错啊,我看挺适合你的。换个环境也不错嘛。」
  张樱乐了,说:「我也是这意思,看来我不去不行啦。对了,你没有晓君的电话号码吧?记得给她打个电话。」张樱给了郭晓君的电话号码给我,又闲聊几句,挂了。
  我顺便就给郭晓君打了电话,电话里传来柔和的女声,一听说是我,郭晓君很高兴,说她也正在三亚,但忙不过来,约定明天晚上一定要聚聚;本科毕业后到今有五年没见了,我也想见见当年那个聪慧的女孩如今会是咋般模样,所以很愉快地答应了。
  在我打电话的时间,我跟他们拉下了一段距离,朝前看去,他们五人相处很融洽,时不时传来男士爽朗的笑声和女士清脆的话语,一剎那间,我觉得我是多余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