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官道仕途 第三十四章 创业(4)

官道仕途 第三十四章 创业(4)

时间:2018-01-13 狄力这期间回到市里,先是打电话把孙佳惠叫到自己家里来。孙佳惠接到这个电话,心里是既高兴又有点害怕。她想起狄力前不久和她说的话,要和她还有倩玉一起做爱,对此,她是既渴望又害羞。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狄力的家门,倩玉看见姑姑来了,高兴的不得了,搂着姑姑坐在了沙发上聊个不停。
  马德芬这天没有在家,她回家收拾东西去了,把家里的东西整理一下,该卖的卖,该扔的扔,準备好把房子租出去,狄力就是借这个机会,把孙佳惠约到家里来的。
  「姑姑,姑父还没有回来?」倩玉问孙佳惠。
  「你姑父来电话说,明天回来。」孙佳惠答道。
  狄力说:「姑父比预计的时间多待了两天啊。」
  孙佳惠说:「他已经从北京回来了,现在的省委书记说是要到中央工作了,听说要从外省调来一位担任书记,你姑父到省里去了。」
  「哦,不知道是谁来咱们省担任书记,省委书记调中央工作,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狄力问道。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隐约听你姑父说大概和前一段某市的腐败案有关。我也不操心这个,谁来当书记不都是一样。」孙佳惠说道。
  狄力听了这段话,联想起这起某市领导集体腐败案的传言,看来是无风不起浪,传言多少得到了一些验证。不知道姑父会因此事陞迁还是原地踏步,止步不前了。狄力陷入了沉思,再也听不见倩玉和孙佳惠的声音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狄力从沉思中醒来,望了望身边沙发上坐着的谈笑风生的姑侄俩,色心又起,今晚要不要再来个三人行。一想到这,狄力的心跳骤然加速,孙佳惠比马德芬年轻,皮肤身材都要好的多。虽然比倩玉大,但是在床上比起倩玉来,表现要强,她更骚更浪,属于那种一碰就流水的。
  他站起身,走到两人身前,倩玉看见他挡住了电视,说道:「狄力,闪开,干嘛挡住电视呢?」
  狄力淫淫的笑了起来说道:「看什么电视,看我不好吗!」听到狄力如此露骨的话,孙佳惠身子一软脸一红,呼吸立刻急促起来。
  倩玉也明白了狄力是什么意思,侧头看了看满脸春色的姑姑,倩玉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她拉起姑姑进了卧室。狄力站在客厅等着,等待倩玉把孙佳惠的羞耻心说没了。经过和马德芬的这次事件,狄力越发感觉倩玉实在是一个高明的说客,把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拉拢在自己的身边。
  狄力进了卧室,倩玉已把衣服脱了个精光,跪坐在床上,孙佳惠躺在床上,身上搭着一条毛巾被,不知里面是什么风景。狄力来到床边,把自己的衣服先脱了,爬上了床。倩玉伸手将毛巾被拉起一条缝,狄力隐约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子,看样子孙佳惠也脱光了。孙佳惠闭着眼,胸前的毛巾被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
  狄力沿着毛巾被的下沿钻了进去,他轻轻的分开孙佳惠的双腿,抽动鼻子闻了闻孙佳惠下体的味道。出了一天汗的孙佳惠还没有洗澡,下体的味道浓的很,阴户的气味加上尿骚味深深刺激着狄力的神经。他低下头舌头快速的在她阴户周围刮了一圈,将孙佳惠已经淋漓的淫水悉数吞进肚中。
  倩玉也没有闲着,她也钻了进来,将姑姑的乳头吸进嘴里。孙佳惠被狄力两口上下夹攻,再也不能无动于衷,她开始轻微的呻吟,身子开始左右的扭动。小小的毛巾被根本盖不住三个人,被三个人这么一动,滑落在床上。
  狄力舔弄孙佳惠阴户良久,看着她的菊花蕾,这还是一个处女地,他抬了抬她的屁股,舌头沾满淫水舌尖一顶,半截舌头进入她的肛门。
  孙佳惠大呼起来:「哦,狄力,你怎么舔那个呀,哎呀。」
  不说狄力在下面亲吻孙佳惠的肛门,却说倩玉把屁股放在孙佳惠的头部,将整个阴户暴露在姑姑的眼前,一股浓浓的臊气冲入孙佳惠的鼻子,她睁开眼,惊奇的注视着倩玉的阴户。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进距离观看一位女性的阴户。
  倩玉的阴户长着黑黑的细长的阴毛,几乎将她那还略显粉红色的肉缝遮挡起来。倩玉多汁的骚穴看起来十分的鲜美,阴唇微微的分开,阴唇因慾望而充血肿大,孙佳惠可以看见阴唇上反光的淫水。
  「姑姑……哦……亲亲我的比。」倩玉梦幻般的呻吟声传进孙佳惠的耳中。孙佳惠无意识的伸出手掌抚摸着倩玉的大腿和屁股。她的手掌逐渐移向倩玉的阴户,细长的手指插入倩玉多汁的阴道中。她看着自己的手指在潮湿闷热的肉缝中抽送,她觉得这彷彿是一个梦,一个刺激的淫秽的梦。
  孙佳惠一边感受狄力手指在她的肛门里抽插,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倩玉阴道抽动。她的口水差点流了出来,她的舌头在嘴唇上来回的舔着,淫水从阴道里滚滚涌出,流到了她的屁股上,流进肛门里。「啊……倩玉……我的宝贝……你觉得我的手指在你的骚比里插你了吗?」孙佳惠呻吟着。
  倩玉低呜道:「是的,我感觉到了。插进去……象鸡巴一样插进去。我喜欢这样,喜欢这种感觉,用力啊姑姑!」
  狄力停止了抽插,蛮有兴趣的看着这姑侄俩的同性游戏。孙佳惠的阴户象火一样烧着,她再无法忍受这种酷热,这种空虚,她的一只手摸索着狄力的鸡巴,「狄力,我的好儿子,快来插妈妈的比啊!」倩玉阴户传来的气味充斥着她的鼻子,她兴奋的狂嗅这股味道。
  倩玉的屁股下沉,将骚穴压在孙佳惠的嘴上。孙佳惠双手抱着倩玉的屁股,饥渴的舔弄、吸吮着,她的舌头上下翻飞,最后用力地插进倩玉的肉穴。倩玉左右摇晃着屁股,在孙佳惠的脸上摩擦着自己的阴户。
  孙佳惠抽送了一会舌头,觉得倩玉的骚穴如同人嘴一样咬住了她的舌头,这滋味让她神晕目眩。她继续舔着倩玉的阴道,淫水顺着舌头流入她的口中,骚骚的淫水成了无比的美味,她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吞嚥着,她喝下每一滴从倩玉骚穴里流出来的淫水。
  她无师自通,在倩玉阴唇上把嘴合起来,舌头插进骚穴中,并用嘴唇吸吮两片阴唇,她的一根手指还找到了倩玉那勃起的阴蒂,手指因淫水而变得润滑,她毫不费力的摩擦着倩玉的阴蒂。
  狄力的鸡巴在孙佳惠的带领下进入了她的骚穴中,狄力抓起孙佳惠的双腿,鸡巴用力一送,鸡巴深深的插到了她的最里面,狄力快速的抽插着,孙佳惠只能依稀在鼻子里发出哼哼声。狄力感觉鸡巴彷彿进入了一个火热的炉子里,滚烫的肉壁紧紧的摩擦着鸡巴,强烈的快感令狄力觉得自己就要融化了。狄力加快了腰肢的摆动,粗大的鸡巴在孙佳惠的阴道里来回的撞击着。
  孙佳惠终于忍受不住了,她推开倩玉的屁股嚷道:「哎呀,我的乖儿子…我的大鸡巴儿子…你真是太棒了,棒极了…你要操死我了,哎哟,大鸡巴…呀!」
  倩玉在一边说道:「不要叫儿子,要叫爸爸,叫狄力大鸡巴爸爸!」她一边说道,一边掐着孙佳惠的乳房。
  孙佳惠好像是迷失了,随着倩玉叫道:「是,大鸡巴爸爸,爸爸,亲爸爸,你操的闺女的比好舒服啊!」
  狄力发出狼嚎般的狂笑:「哈哈,叫的好,宝贝,多叫几声,爸爸好好疼疼你。」
  倩玉则掐着孙佳惠的乳房对她说:「叫我妈,我是你妈,狄力是你爸,你是我们两个操比生出来的,叫我,叫我妈妈……」
  孙佳惠被倩玉掐的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疼痛,巨大的快感早已淹没了她的一切意识,她忘形的叫道:「妈,妈妈。倩玉你是我的亲妈,我是你们两个操比操出来的,啊……我不行了……我要来了……来了来了……」温热的淫精喷到狄力的龟头上。
  狄力抽出鸡巴扑向早已等待多时的倩玉,直到自己射精。
  孙佳惠收拾好自己,有些羞涩的对两人说:「倩玉,姑姑今天是被你拉下水了,你们这两个小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
  倩玉也穿好衣服準备送她回家,听到这话笑了:「难道刚才姑姑不舒服吗?又是爸爸又是妈妈的叫着,来,再叫我一声,我的乖女儿。」
  孙佳惠生气的给了她一下说:「滚,别没大没小的,刚才是刚才,完事后我还是你姑姑。」
  狄力觉得这次做爱后,身体显得异常的疲惫,浑身无力,他知道自己是过度了,有些肾亏。这几个女人都在虎狼年龄,每个的胃口都很大,就算自己再厉害也架不住她们这么索取,看来自己要收收了。
  吴立业从省城回来后把狄力叫了去,问他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狄力就把情况说了,吴立业听了说:「嗯,这么办最好,先搞下试验,让农民得到一点甜头,别人就会跟着上了,到时候,再加上点宣传,我看工厂就可以操办了。」
  狄力又问了吴立业省里的一些事,吴立业告诉他,省委书记确实就要到中央工作了,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算是高昇了。新的省委书记已定下来,不久就要上任了。这个新书记人正直的很,在邻省任书记的时候查处了不少贪官,他要狄力小心些,不要因小失大。
  狄力说:「姑父,你放心吧,到目前为止,我身家清白的很,没有一点经济上的问题。」
  吴立业点头说:「这样最好,人无完人,谁能无错,但这错要有度,不能违犯党纪国法。中央最近非常重视反腐败,许多比你我级别高的多的人都倒下了,这不能不给我们的思想提个醒。人在仕途身不由己,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你的周围虎视耽耽的盯着你,一个位子会有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在盯着,每个人都希望你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好取而代之,你要切记。」
  狄力点头答应,两个人又谈论了些省里、市里的情况,狄力才起身告别吴立业,回到了庙张。
  离肉鸡出栏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狄力的心也揪了起来,他竟然感到非常的紧张,不知道事情是好是坏,这可关係到自己今后财运的一件大事啊。
  狄力接到白晶的电话,立刻赶到了甜水铺。白晶带着几辆卡车已经在甜水铺了,正在装车。
  狄力问几位养鸡的农户收入怎么样,这几位农户开心的笑了,他们中间最少的每只鸡挣了两块,最多的一户挣了3。5元。狄力听了欣喜若狂,这就是最好的广告啊,不需要他再说什么了,只是从围观的村民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中就可以看出,有不少人动心了。「成功了,我的事业要起步了。」狄力内心狂喜,脸上却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跟村民连声说好好。
  卡车驶出村子,围观的村民一下就把白晶围在了中间,纷纷要求籤订合同。
  白晶对他们说:「这次来,没有带合同,再说,我只是个代理,合同要经过厂家同意才能签订,大家再等等,我和厂家协商一下,到时候我带合同来。」
  狄力把围观的村民劝开,然后对白晶说:「你马上联繫机器设备,我负责贷款和建筑的事。咱们要抓紧了,就着农民现在心气高涨的时候,马上把这件事干了。」
  白晶点头答应了。
  狄力先给吴立业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事情很顺利,群众反映很好,贷款的事就要麻烦姑父了,吴立业说:「让白晶和倩雅来找我吧。」
  有人就是好办事,没几天钱也贷了,地也批了,工厂的框架已经起来了。丁志强看着意气风发的狄力,心里苦涩的很,同样是辣椒,自己闹的个灰头土脸,而狄力不但漂亮的解决了这件事,还通过这件事又引进了投资,办起了工厂。自己的命咋这么苦啊!
  狄力最近是市里乡下两头跑,忙的是不亦乐乎,自己躲在屋里,连门都不敢出,几次出去,碰到农民都被骂的狗血喷头,这以后的工作自己该怎么开展呀。他在庙张实在待不下去了,他找到鲁志远,请他给自己挪个地方,哪怕降一级也行,只要能离开庙张。
  鲁志远最近也在思考,自己这段时间小看了狄力,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几次交锋下来,自己没有佔得半点上风,是该转变一下自己的策略的时候了,不能再和狄力唱对台戏了,要支持他的工作,这样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毕竟,狄力是自己的下属,狄力这个典型竖起来,自己也能跟着沾光。狄力的功劳里也就有了自己的一份,何乐而不为呢?这样既不得罪狄力,也和吴立业修缮了关係,一举两得。所以,这次庙张申请工厂的土地,鲁志远打了招呼,一路绿灯。
  狄力看出鲁志远的变化,知道他有意和自己缓和关係,便也就坡下驴,接受了他的这份心意。狄力在县城一家酒楼和周书记宴请了县委罗书记和鲁志远,感谢他们给庙张的大力支持。席间,鲁志远悄声问狄力:「狄力,丁志强找我,想要挪个地方,你有什么看法?」
  狄力笑着小声说:「我能有什么看法,怎么安排人是县里领导的事,恐怕还轮不到我说话。要说真有什么想法,我觉得丁副书记换个地方也不错,他现在连门也不敢出,工作实在没法开展,换个环境对他也是很有利的。」
  鲁志远说道:「我也是这么考虑的,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来,咱们喝酒。罗书记,狄力这人是很有能力的,来庙张这么短时间,就把局面打开了,乡里的工作上去了,农民的收入也增加了,是不是咱们俩有什么表示才好呀?」
  狄力接过话头说:「这是工作上分内的事,要是没有罗书记和鲁县长、以及周书记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周书记把一切髒活、累活和得罪人的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我哪有心思去搞经济,要表示也应该对周书记有所表示才是。」
  周书记忙说:「狄力能力就是强,这和我没多大的关係,我就是在旁边敲敲边鼓,吹吹口号而已。」
  这顿饭吃的四个人都很开心,鲁志远开心和狄力修缮了关係;狄力开心自己这段的努力没有白费,再加上令他讨厌的丁志强就要走了。周国亮的开心是最真的,总算自己在即将退休的时候,能看到庙张逐步走上富裕之路,死也瞑目了。罗书记开心的是自己通过狄力和市委吴书记的关係又会更上层楼。众人是皆大欢喜。
  狄力把各村的支书和村主任叫到乡里来开会:「同志们,这次叫大家来,是有个事想和大家商量一下。帮咱们处理辣椒的白晶白经理在咱们乡投资兴建了一个肉鸡加工厂,她想把这个肉鸡饲养基地放在咱们乡,她会和养殖的农户签订合同,到时候,各家把鸡送到工厂里来。大家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搞,乡里不搞摊派,完全自愿。」
  狄力把情况大体介绍了一下,前期需要投资多少钱,后期能得卖多少钱,成本是多少,利润是多少。
  话音刚落,甜水铺的支书和主任就站起来说:「狄乡长,就这件事吗?我们村干,要是没有别的事,我们立刻就回去和大家通个气,让大家準备钱,马上签合同。」
  狄力笑着说:「别着急,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我事先说明,这次是按合同章程来办的,来不得半点马虎,要是有人到时候不按合同办,出了什么问题乡里可不负责。当然,如果大家按合同办了,工厂不按合同付钱,就由乡里出面给大家讨公道。」
  下面有的村不知道怎么会事,看到甜水铺这么积极,马上打听是怎么会事。有人告诉他们,甜水铺有人前段时间养鸡两个月的时间就挣了4、5千块,最少的也挣了3千,甜水铺能不积极吗。余下的人一听立刻眼红了,也纷纷嚷道要签合同。
  狄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他听到有人问,如果家里没钱交押金怎么办?狄力说实在有困难的,又真心想干,乡里可以出面帮他们到信用社贷款。众人听了心底更安,吵吵嚷嚷的出了会议室,奔各村而去。
  狄力和白晶通了电话,知道她基本上把鸡苗和饲料的事都落实了。狄力问她什么时候和村民签合同,白晶说再等几天,最好是卡住肉鸡出栏,工厂正好建成设备也安装调试成功最好了。
  两个半月后厂房建好了,设备也安装调试成功,工人也已经培训好了,第一批肉鸡也出栏了,白晶算得真準,大体上把肉鸡出栏的时间控制在工厂每天都有加工,不会让设备停下来而蒙受损失。
  这段时间,不光是庙张乡,周围几个乡甚至连邻县的一些乡镇听说了这事,都纷纷上门主动要求籤订合同。白晶就按以前阳谷那个厂子的做法,在各乡设置一个代理,由他来控制这一个乡的肉鸡出栏时间,这样每只鸡会给他一毛钱的提成。
  工厂红红火火的开张了,天气逐渐冷了,本来这个时候,农民是最清闲的时节,基本没什么事了,大部分人不是串门聊天就是打牌赌钱,因此而产生的打架等治安时间时有发生。今年因为有了这个肉鸡项目,家家基本都是老少齐上,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庙张因此得了一幅精神文明的锦旗,这到让狄力得到了个意外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