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清纯的姐姐

清纯的姐姐

时间:2018-01-14 啊…………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天…………….。
从补习班回来,一个人在公寓的窄小厨房吃速食麵的晚餐时,俊雄痛苦的回忆这一天。
现在翻开笔记本看,都是片断性的字迹,几乎都没有任何意义。空白的地方都是乱画的痕迹……..。
在几本笔记本上都有女人脸孔的素描,虽然笔调不同,但都有共同点。有垂刘海的短髮,细长有魅力的眼睛,像花瓣一样可爱的小嘴。只要认识他姐姐的人,一眼就看出那是他的姐姐川岛弘美。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明年有危险了。川岛俊雄,你要加油了哦」
吃完速食麵,就这样激励自己。
今天一天为什么心烦气燥,他自己最清楚这个理由。那就是昨晚偷看隔壁房间,也就是姐姐换衣服的情景。
姐弟二个人住的公寓,是从新大久保车站走路十分钟的地方。二个房间有浴室,房租是六万日元,还算便宜,但是非常古老破旧的公寓。隔间是老式的细长厢形,进门就是约一坪半的厨房,对面用纸门隔开的俊雄的房间,旁边就是弘美的三坪大小的房间。
本来弘美说,里面的房间适合用功,但俊雄拒绝。半夜去厕所或厨房就须要通过中间的房间,每一次都惊醒姐姐未免太可怜了。而且姐姐就不能保护隐私。虽然是姐姐但究竟是女性,正在换衣服时通过她的房间,不会感到愉快的。
虽然如此,二个房间之间只有一道纸门相隔,姐姐换衣服的动静能听得很清楚。虽然很少那样,也会偶尔偷看里面的房间。
偷看弘美的美丽肉体—–穿着恼人的纯白衬裙,隆起的胸部,穿着三角裤,的十分性感的下腹部等,上课时不断出现在脑海里。
自己已发誓不再偷看的………我的意志为什么这样薄弱,烟也戒不了,睡眠时间也一直增加中。还有那个不好的恶习……….
俊雄手淫时,心里想的对象一定是姐姐弘美。在他血液沸沸腾脑海里,弘美脱光衣服。非常性感的内衣,梦想着,还没有看过的裸体,揉搓自已的肉棒。所以射精之后的罪恶感也比别人强烈。
姐姐今晚要晚一点回来。吃饱速时面后一个人在房间里,能不能克制手淫的诱惑,一点把握也没有。
川岛俊雄,十九岁。今年考大学失败,正在补习中。
决定要上补习班时,就从家乡投靠姐姐弘美来到东京。因为家里并不富有,不能期望充足的经济供应,所以现在是每週二次到神田的办公大楼做夜警,这样打工赚取生活费同时去补习班。
姐姐弘美是大他三岁的二十三岁。因为出生在北方,所以有非常洁白的肌肤,也是美女。
弘美在高中毕业后,立刻到东京,开始时在一家大建筑公司上班,后来一年就因故辞职,以后就一直在池袋的喫茶店做服务生。
姐弟的生活非常节俭,早晚二餐都是自己做。餐费已经省到最低限度,流行的音响设备,是只有买中古的电视和家乡带来的落伍的收录音机。
他们的家在巖手县的小渔村,父亲是贫穷的渔夫。所以给俊雄的生活费每月只有三万日元左右。在补习班的同学中有人独自住在漂亮的高级公寓,还开私家轿车,真是有很大差距。
可是,个性善良的俊雄看得很开,不会为那种事情烦恼。
他是真心的爱自己的家人。虽然贫穷,但很喜欢木讷而诚实的父亲,也喜欢虽然唠叨但开朗的母亲。而且,对温柔美丽的姐姐弘美,是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一个人,为这个姐姐他也需要努力用功。
还有比这个姐姐好的人吗?从服务生的仅有的薪水中,负担他一部份补习费,还说考上大学就愿意负担学费的一半,而且就像她的义务似的......。
俊雄刚来到东京时,美女之多使他感到惊讶,可是习惯以后就感到失望。因为都是穿漂亮的衣服和浓妆艳抹骗人而已。又神气活现的一副苛薄模样,实际上也真的很苛薄。尤其仔细观察时,皮肤不是没有光泽就是粗糙。
比较之下姐姐弘美就完全不同,有温柔的面貌,光滑洁白的皮肤,和东京的女人完全不同。对俊雄而言,姐姐还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怕姐姐骂所以瞒着她,但在饭后吸一支烟。俊雄看课程表时,从七点到九点应该看最不擅长的英文文法。
「我要努力!」
为使自己振奋,就这样大声说起来。
「我要努力!」
「一定要考上早稻田大学。」
他是个可爱的男人。皮肤也很像姐姐洁白,虽然不是现代化,但也有端正的面貌。
这样,大概能集中精神看十五分钟的书。
「不错,我能集中精神。」
这样的想法,在精神上造成空隙,脑海里开始出现弘美的影子。
「啊……..姐姐。」
姐姐穿的内衣———纯白的衬裙。覆盖在姐姐的乳房上的乳罩,掩饰最神秘部位的三角裤。
「啊,想看、想摸、想闻啊。!」
牛仔裤的前面开始鼓起,很想到隔壁的房间打开弘美的衣柜。
过去曾经这样做过一次,看着弘美的各种内衣射精时,那是多么舒畅….
做过那种事的夜晚,强烈的内疚使他不敢看姐姐的脸。在心里发誓,绝不再做那种无耻的事。可是………。
如果,弘美本人在这里,反而可以不必想那种事了。
「对!都是姐姐不在家害我的。」
快要输给诱惑时,就把责任推给姐姐。其实俊雄并没有想和弘美性交的兽慾只是茫然的嚮往姊姊的美丽肉体而已,所以,只要弘美在房里,就不会产生想打开衣柜看姊姊内衣的诱惑,能努力用功。
内衣等于是弘美身体的一部份。对其他女人的内衣根本没有兴趣。就是因为没有办法感受到姐姐肌肤的温暖,才会执着在姐姐的内衣上。
和这样喜欢的姐姐每天在一起生活,没有产生想拥抱或性交的慾望,实在不可思议。也许有乱伦的罪恶观念,但更大的理由,可能是因为俊雄还是童男子。没有经验过性交,尝过女人肉体的甜美滋味,等有经验以后,俊雄是不是还能不把美丽的姐姐看成性交的对象呢?
所幸,俊雄本身想等考上大学以后再抛弃处男。因此,当前在姐弟之间发生乱伦的可能性很小俊雄终于离开椅子站起来,在二坪多的房间里,像狗熊一样开始徘徊。
「川岛俊雄!你是怎么了?这种样子的话,早稻田大学会离你愈来愈远。理性这样斥责时,本能立刻悄悄说。
「只要放出一次就可以了。那样头脑能清醒,精神也能集中在功课上。」二者开始激烈的攻房战。
「不对,如果手淫的话,只会使头脑更迷糊想睡而已。而且要拿谁做手淫的对象,不是发誓,绝不再打开姐姐的衣柜了吗?
「有什么关係,看着内衣手淫是年轻人的特权。补习班的学生那一个不是这样,又不是真的乱伦,怕什么!」
「不可以,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没有办法停止的」
「其实,手淫也算不了什么。把这件事看成罪恶,然后犹犹不决才会引起弊害,这是古代的名言。
「可是用姐姐的内衣手淫。姊姊以后一定也会发觉。那样她一定会很伤心,难道不怕姐姐轻视你吗?」
「不错,所以绝对不可以那样做」
有了结论,是理性战胜
可是採取的行动,和结论正相反。俊雄的脑海里有麻痺感,然后顺手就推开隔壁的房门。从二者开始攻防战时,俊雄本身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因为他的理性和本能作战后,理性从来就没有战胜过。
弘美的房间——-经常都整理的很整洁,微微可以闻到女人的芳香。灰色的地毯,窗边有万年青。靠右边的墙是单人床。
俊雄立刻有充实感,惟有这个房间不会有破公寓的寒酸味。
左边是衣柜和木椅。
「姐姐,对不起了…………」
心跳得快要爆炸,同时阴茎也开始脉动。
俊雄知道衣柜的那一个抽屉有什么衣服,包括最下一层是穿过的三角裤。可是唯有那里没有打开过,俊雄认为想要闻沾有斑痕或味道的三角裤是变态。他告诉自己自己绝不是变态……….。
打开衣柜先看吊在那里的洋装、上衣,裙子等。然后看衬裙、乳罩,最后看三角裤,这是俊雄看姐姐的衣服时,自己规定的顺序。因为在他的想法中,弘美是穿着整齐的衣服,然后一件一件脱下去,所以必须要从洋装看起。
他决定好今天要看的衣服是浅蓝色的洋装后,拉开抽屉,里面有衬裙或紧身衣等。洗好后的清洁气味,以及尼龙的布味,这都会刺激俊雄的慾望。
大部份都是白色,有极少数的米黄色或粉红色。从没有边饰的到有精緻的蕾丝刺绣的,也有发出亮光的衬裙。
俊雄从里面选出自己最喜欢的摊开在地毯上。
弘美的生活虽然很俭朴,但内衣类还是肯花钱买。看弘美下班时,手里有百货公司的纸袋时,俊雄就知道买了内衣,同时心里也开始激动。
「啊……….姐姐………..弘美姐…………」
轻轻抚摸衬裙或紧身衣,把鼻子靠在上面闻,这样会产生陶醉感。打开牛仔裤的拉链,把里面的肉棒解放出来。
脱下牛仔裤和内裤,下半身就完全赤裸。因为肉棒还没有玩过女人,所以有新鲜的红色,甚至还沾上耻垢,龟头已经向左右胀起炮身本体也比也比标準的显的更粗更大。
把带来的保险套套在上面。这样就不怕随时爆炸,不必担心飞散的精液沾上弘美的内衣。
在姊姊充满魅力的衣服围绕中,洁白的脸孔已经红润,以熟练的动作在肉棒上上下下揉搓。
拉开上面的抽屉,意外的看到夏天穿的T恤类。
「大概姐姐改变位置了。」
无意中看到各种颜的的T恤。有的看过,有的没有看过。去年的夏天俊雄还是高中生待在家乡,所以看过的是弘美过节回家时穿的,有大胆的宽身衣,也有露肩的背心。
「原来弘美姐也穿这样性感的衣服。」
对弘美清纯的印象,这些T恤好像不太适合。可是他又很想看看和穿这种衣服的姐姐,坦胸露乳的姐姐一起走在街上,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不,不要!姐姐的美丽肌肤是我一个人的,不能让别人看到。」
从T恤之间看到抽屉里面,好像隐藏似的放着什么东西。像一条红带,还有白色的信封。
「什么呢?姐姐是不穿浴袍的」
俊雄拿在手里看,好像是红色的,是染成红色的麻绳,四根都相当长,其中还有沾上蜡烛油的。
「奇怪…………….」
一种可怕的预感使他身上冒出鸡皮疙瘩。
现在这个社会连虐待狂都变成流行的玩意儿。就是乡下人的俊雄,也知道那是什么意义。他从录影带或杂誌上看过被捆绑的女人,受到蜡烛的折磨。
「姐姐会是被虐待狂?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种强烈的冲击,几乎使他全身的汗毛孔都要喷出鲜血。那样清纯的弘美是被虐待狂,俊雄绝不相信,可是这些麻绳还有蜡烛的痕迹,想不出还有其他理由,为什么姊姊房里会有这个东西。
俊雄拿着沾上蜡烛的麻绳,呆呆的站在那里。鼻子一酸冒出泪珠。
「我不该看的,我看到绝不该看的东西了。」
这一定是偷看姐姐衣橱的天谴,俊雄后悔做出无耻的事,擦拭着流下来的泪水就在这时候想起里面还有一个白色信封,一共有三封。大概是直接面交,上面都没有写收信入的姓名和地址。
「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是不是该看里面的信,因为他不想更伤害到姐姐的隐私权。而且偷看别人的信,那是最可耻的事。
「川岛俊雄,不能那样做!那样比看内衣更有罪。」理性又斥责俊雄。
「可是,也许……….在这信里面能有解开麻绳秘密的东西。」
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出姐姐不是变态的证据。受到这样大的打击,不要说是用功,就是自杀也有可能。
决定看信,心跳的快要从嘴里跳出来。
信封上也没有寄信人的名字,只有日期,最早的是三个月前,最近的是十天前
俊雄首先打开第一封信。
是用深色的铅笔写的,字像小学生一样笨拙。俊雄的字也不算好,但比写这封信的人好多了。
给亲爱的弘美:上一次我做无理的要求,真是对不起。
因为我实在想要你,我是这样认真的,你为什么还不了解,我真恨你的迟钝,我不能让你变成我的人
真的想用菜刀刺破喉咙自杀
不过,最后你还是了解我了,可爱的弘美,我真的爱你……….。
俊雄对那种口吻感到噁心,不想再看下去。而且写的字不但难看,还有很多错别字。
「姐姐会这种没有教养的人来往吗?」
不过,看前段的信,好像是这个男人单方面的纠缠,终于使姐姐落在他的手里。
「姐姐会把自已的肉体交给这种人吗?」
这样想时气得几乎要吐血。
今天晚上弘美也说有约会可能晚一点回来。想到对方可能就是这个男人,俊雄就感到坐立不安。不由得继续看信。
......那一天晚上,你哭着开始脱衣服时,我高兴的好像登上天的感觉。「不要看,你把脸转过去。」
你是这样说的。嘻嘻…………我假装听你的话转过身去,实际上是偷看的。
因为我那样嚮往的弘美就要脱光衣服,怎么能不看呢?
哭着脱的全身只剩白色的内衣,那种样子可以说最美不过。脱下衬裙,也脱下乳罩只剩下三角裤时,我因为太兴奋差一点要射精了。
啊,这不是作梦,川岛弘美就在我面前赤裸了。
意外吧,我会是这样纯情的男人。
「你要真的答应,只此一次,然后就把我忘记。」
你上床时,特别这样盯咛。我是答应了,可是心里根本没有那种意思。相反的在心里下决心一辈子也不要放走你这个女人。
和你性交,啊…………..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当噗吱的插进去时,我感动的流泪了 坦白的说,我和各种女人玩过,不过你还是最好的
雪白的皮肤,美丽的脸孔,恼人的肉体,嘻嘻嘻,还有那里的舒服程度。
弘美,你也一样吧。还记得洩过几次吗?
像你这样敏感的女人也很少见。在店里是那样稳重的人,会变成那样热情,真使人惊讶。
第一次就连续干了三次,觉得对不起你,但也证明我是那样爱你的,你能了解吧。
下次再见。下一次我不会让你睡觉的,你準备好吧。嘻嘻嘻,这是开玩笑。
大肉棒的新治
在温柔的口吻中,说出令人难以相信的卑猥的内容。多少有一点变态的气息。即使这个男人是弘美的情人,只睡过一次觉就给对方写这种信,只能说精神有问题。
虽然这样想,因为都是非常淫猥的话,他那保险套上的肉棒已经完全挺立。
「混蛋!」
俊雄对着信大吼。
「你沾污了姐姐!你是个大混蛋!」
勉强克制想把信撕破的冲动。
「姐姐今晚就和这样的变态约会了,让他干二三次......不要!绝对不要!
这封信是谁写的?俊雄虽然很激动但还是不停的思考。不知道新治是名还是姓?据俊雄所知,打电话来的男人只有一个,是叫武籐的,说话像流氓,令人感到不愉快的男人问弘美他是什么样的男人,只回答说是喫茶店的常客。
『说话虽然粗鲁,但是个好人。』
弘美这样笑着说。
「是不是他呢?他是不是叫武籐新治?」
俊雄觉得那些没有教养的信,和说话粗鲁的口吻,很有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姐姐说过他是常客,很可能为追弘美每天去癡茶店的。
俊雄用颤抖的手打开第二封信。日期是距离第一封信约一个月,还是那么笨拙的字。
亲爱的弘美:昨天我用暴力,很对不起。因为你曾经发过誓说不再躲避我,可是你又想逃,所以我一下子就冒火了。
肋骨还痛吗?如果还很痛,我给你介绍好医生。
我发誓以后绝不会打你。弘美,你也不要再说要和我分手或不来上班的话好吗?因为你就是我的命,现在怎么能分开得了呢?
还有,我把你强迫绑起来,是我不好。但也是因为你太激烈抵抗的关係。不是那样把你绑起来怎么能性交呢?
可是,看你那种样子,好像也觉得很舒服,被绑后舔我的肉棒,还流出大量淫水。偶尔那样也不错吧。我不是真正的虐待狂,但也很喜欢那种玩法。不久后你也会慢慢习惯的,你有被虐待狂的素质,嘿嘿嘿。
弘美,你绝对是我的女人。所以性交也应该要配合我的方法。
说起来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的人。你和我已经睡过四次,射精也有十多次了。可是还像处女一样,每次都说「不要这样了。」
不过说实话,那种纯情模样的弘美我是最喜欢的了
我是真的喜欢你,弘美,所以和你见面时,只是性交一次还觉得不够
让你咕哝 咕哝 的喝下精液,或设在你的肉洞里,我就觉得你愈来愈像我的女人了。
所以啊,我和你来往,绝不是只以身体做目标,我也不是变态的色鬼。
当然,多少有一点变态和好色,哈哈哈。
总之,认了吧,要彻底的做我的女人,不要再说分手的话了。
爱你的新治
附记:以后不要叫我「武籐先生」那样太见外了,就叫我「新治」
如果你不遵守,就要做五百西西浣肠,这是开玩笑
哈哈
看到这里,俊雄因为强烈的愤怒和冲击全身颤抖。
这个男人果然是武籐,弘美遇到这种最坏的男人。
如果说要分手就用暴力,用绳子捆绑身体强姦,和流氓没有两样。
「这是多么卑鄙的家伙!」
俊雄流出眼泪,感到悲哀,几乎心脏就要爆裂了。
「那样温柔美丽的姐姐,竟然受到野兽一样男人的蹂躏」
和悲哀的感情相反的,看到这种信的淫邪内容,肉棒的热度更强烈,俊雄打开最后一封信。